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日报

科技部高技术研究发展中心主任刘敏关于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独家对话

发布时间: 2018-10-12 11:39:05   作者:马晓辉   来源: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打造“升级版”

谱写创新性先进性引领性篇章

——科技部高技术研究发展中心主任刘敏关于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独家对话

《前沿科学》编辑  毕文婷

 

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离不开基础研究的有力支撑。

6月底,科技部、财政部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国家重点实验室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这是继《国家科技创新基地优化整合方案》《“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基地与条件保障能力建设专项规划》《关于全面加强基础科学研究的若干意见》后,又一个对基础科学发展具有重大意义的文件。

为推动文件精神的落实,科技部高技术研究发展中心、科技日报社联合在《前沿科学》杂志推出《国家重点实验室专辑》。编辑部从国家研究中心、学科国家重点实验室、企业国家重点实验室和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中,约请了31个实验室回顾总结基础科学创新研究,从不同角度阐述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发展路径和实践体会,多层面展现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创新性、先进性和引领性。

625日,为进一步了解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创新实践,《前沿科学》编辑部对承担国家重点实验室过程管理的科技部高技术研究发展中心主任刘敏进行了独家专访。

 

勇做基础研究“排头兵”

《前沿科学》:科技部高技术研究发展中心承担着国家重点实验室的过程管理工作。作为中心负责人,您认为国家重点实验室在国家创新体系是什么样一个位置?

刘敏:国家重点实验室是国家组织开展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聚集和培养优秀科技人才、开展高水平学术交流、具备先进科研装备的重要科技创新基地,是国家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截至目前,国家重点实验室共有501个,其中国家研究中心6个、学科类国家重点实验室253个、企业国家重点实验室175个、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32个。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会上的讲话指出,“基础研究是整个科学体系的源头”。作为国家重要科技创新基地、原始创新的策源地,国家重点实验室更需要勇做新时代基础研究的“排头兵”,做解决国家战略重大科技问题的“先锋军”。在30多年的发展中,国家重点实验室不断优化总体布局,适时调整研究方向和任务,为建设世界科技强国提供了重要支撑。

随着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同我国转变发展方式的历史性交汇,国家重点实验室也亟待打造“升级版”,抢占科技发展先机。这一“升级”不仅体现在国家重点实验室组织形式的优化整合,也将体现在原始创新能力、学科发展带动力、国家需求和社会发展支撑力的大幅提升。

 

《前沿科学》:您刚说到,我国已有6家国家研究中心。我们想了解,国家研究中心围绕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总要求,如何发挥作用?

刘敏:201711月,依据《国家科技创新基地优化整合方案》的任务要求,科技部正式批准组建首批6个国家研究中心,包括北京分子科学国家研究中心、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北京凝聚态物理国家研究中心、北京信息科学与技术国家研究中心、沈阳材料科学国家研究中心及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研究中心。

国家研究中心是适应大科学时代基础研究特点的学科交叉型国家级科研基地,聚焦符合科学发展趋势且对未来长远发展产生巨大推动作用的前沿科学问题,聚焦可能形成重大科学技术突破且对经济发展方式产生重大影响的基础科学问题。

中国科学院院士、沈阳材料科学国家研究中心主任卢柯,在本期杂志刊出的《融合创新:创建综合性材料基础研究平台》中指出,沈阳材料科学国家研究中心历经多年发展,在系统构建大型仪器共享平台,聚集和培养高端人才队伍、管理体制和机制探索、重大原创成果产出以及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均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但距离国家对国家研究中心的要求还有较大差距,中心未来将要做什么、如何去做,是摆在面前以及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的重大课题。当然,这也是所有国家研究中心需要面对的课题。

北京分子科学国家研究中心在《强强联合:校所携手共建国际一流分子科学研究中心》中,也谈到了体制机制方面的探索。作为国家研究中心中唯一采用“校所合作”模式的科研机构,他们在运行上以“统筹规划、资源共享、成果共认及导师互聘”为原则,促进协同创新。在人才管理方面,制定“人才—资源—机制”三位一体的新模式,把吸引、凝聚、培养、稳定科技战略人才、科技领军人才和优秀青年人才作为中心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战略。在选择重点支持项目前,以“源于中国,引领世界”为宗旨进行充分研讨,成立“攻坚团队”,实行以研究团队为基本单元的科研组织模式,解决分子科学领域的重大科学问题。

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研究中心将围绕纳米、生物、信息和认知四个交叉前沿方向,开展系统集成创新,争创世界一流。北京凝聚态物理国家研究中心正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拓展开放合作,持续产出具有重要国际影响力的原创性成果,冲击国际科学最前沿。这些都是国家研究中心围绕聚焦国家重大战略需求进行的探索与实践。

 

《前沿科学》:当前,全球科技竞争日益激烈,国家重点实验室在科学研究的创新性、先进性和引领性方面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刘敏:国家重点实验室在孕育重大原始创新、推动学科发展和解决国家重大科学技术问题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科学前沿方面,取得了铁基超导、拓扑绝缘体与量子反常霍尔效应等一批标志性成果,带动了量子调控、纳米研究、蛋白质、干细胞、发育生殖、全球气候变化等领域的重大原始创新。在满足国家重大需求方面,解决了载人航天、高性能计算、青藏铁路、油气资源高效利用、资源勘探、防灾减灾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等重大科学技术问题,带动了大型超导、精密制造和测控、超高真空等一批高新技术发展。牵头组织实施了大亚湾反应堆中微子实验等重大国际科技合作计划项目。

“十三五”以来,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研究中心在国际上率先实现了千公里级星地双向量子纠缠分发,密钥分发速率比地面同距离光纤量子通信水平提高了20个数量级,为我国在未来继续引领世界量子通信技术发展和空间尺度量子物理基本问题检验前沿研究奠定了坚实的科学与技术基础。这项成果入选2017年度中国科学十大进展。核探测与核电子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开展的“大亚湾反应堆中微子实验发现的中微子振荡新模式”研究,对中微子理论、粒子物理的大统一理论、天体物理、宇宙学等方面研究有重大影响,获2016年度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植物基因组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开展的“水稻高产优质性状形成的分子机理及品种设计”研究培育了一系列高产优质新品种,引领了水稻遗传学的发展,产生重要的国际影响,获2017年度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

由网络与交换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北京信息科学与技术国家研究中心和移动通信国家重点实验室共同完成的“第四代移动通信系统(TD-LTE)关键技术与应用”,构建了全球领先的TD-LTE精品网络,使我国主导的TD-LTE在与美国主导的全球微波互联接入(WiMAX)的全球4G产业竞争中胜出,成为全球两大主流4G标准之一,首次实现我国主导的移动技术标准走向世界,推动我国移动通信行业跻身国际先进行列,2016年唯一的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

由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完成的“以防控人感染H7N9禽流感为代表的新发传染病防治体系重大创新和技术突破”,创建了新发突发传染病防治“中国模式”和“中国技术”。成功防控了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疫情,成功控制MERS、寨卡等传染病的输入传播,成功援助非洲控制埃博拉疫情,为全球提供了“中国经验”,世界卫生组织评价该成果具有里程碑意义,推动我国在国际新发传染病防治领域从“跟随者”成为“领跑者”,获2017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

 

探索融通创新机制

《前沿科学》:在国家重点实验室序列中,企业国家重点实验室和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是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您能否谈谈,他们通过什么路径推进应用基础研究?

刘敏:从定位来讲,企业国家重点实验室和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分别面向行业产业发展需求和区域创新能力提升,开展各具特色的应用基础研究。

《关于加强国家重点实验室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到2020年,企业国家重点实验室将保持在270个左右。这也就是说,在未来两年,企业国家重点实验室数量将有跨越式发展,企业作为创新主体的作用,将得到更大的发挥。

本期杂志刊登的《联合创新 融通发展》,详细介绍了半导体照明联合创新国家重点实验室共同投入、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构建模式。实验室集各家之长,合力攻关共性关键技术,研发成果在企业内共享,项目结束的同时即可实现转化、孵化,打通了成果转化的“最后一公里”。作为唯一一家依托联盟而建的国家重点实验室,为我国重点实验室发展建设路径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依托地方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建设的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以提升区域创新能力和地方基础研究能力为目标,主要开展具有区域特色的应用基础研究,是引领区域创新的排头兵。如,华南应用微生物国家重点实验室利用华南气候特点和邻接南海的区位优势,强化特色微生物研究,并将科研成果服务全国,先后为5000多家企业提供技术支撑。

企业和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通过与学科国家重点实验室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互通有无,促进产学研深度融合,共同探索国家重点实验室融通创新机制。

 

造就高水平人才队伍

《前沿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建设和科研成果的取得,都离不开人才。在30多年的发展中,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人才培养机制,有哪些探索?

刘敏:人才是发挥科技创新活力的核心。随着国家重点实验室体系的发展完善,人才引进培养机制也在持续进行着改造升级。打破过去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的倾向,突出品德、能力、业绩导向,尊重科学规律,营造宽松自由的学术氛围。如何更好地培养人、凝聚人、用好人,已经成为国家重点实验室必须思考的问题。

北京信息科学与技术国家研究中心将生物信息学研究部作为“学术特区”,提出并实施了一套针对基础理论研究团队的管理机制:每年向“学术特区”提供稳定的科研投入;提供相对充分的研究生名额指标,实行导师团培养制度;对学术骨干实施年薪制,淡化定量的考核指标;通过讲席教授团组、组织出版高端国际期刊等方式强化国际合作和人才引进。该研究部经过十余年的潜心研究,逐步融入了国际生物信息学研究主流,与美国南加州大学、冷泉港实验室癌症研究中心等建立了深入合作关系,参与了国际组织发起的大型研究活动,每年在国际顶级期刊上发表十余篇高水平论文,已形成显著的国际影响力。生物信息学团队于2017年入选国家基金委创新研究群体。

越来越多的国家重点实验室注重为科研人员营造宽松的学术交流氛围。无论是在近海海洋环境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午间交流会,还是在北京凝聚态物理国家研究中心的IOP Coffee,或者在固体表面物理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创新引智基地,“一茬接一茬”的科研人才在宽松自由的学术土壤中茁壮成长,释放创新活力。

 

深化开放合作研究

《前沿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如何利用全球创新资源,全面提升我国在全球创新格局中的位势?

刘敏: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不拒众流,方为江海。自主创新是开放环境下的创新,绝不能关起门来搞,而是要聚四海之气、借八方之力。作为科技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重点实验室正主动融入全球科技创新网络,尤其在“一带一路”建设中,面向沿线国家,围绕相关地区科技与民生需求,积极开展科研合作、人才培养和科技人文交流。

热带海洋环境国家重点实验室地处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自2010年至今完成了9次印度洋科考任务,与斯里兰卡共建中国—斯里兰卡联合科教中心,协助斯里兰卡人民减轻自然灾害的威胁,并为我国在斯里兰卡重大工程项目提供实时海洋水文气象预报,保障境外资产安全。

本期刊发的《从海上丝绸之路起点出发的海洋研究新征程》一文,专门讲到实验室依托中国—斯里兰卡联合科教中心联合培养研究生,开展水文气象观测技术培训,鼓励外籍学者通过申报各类访问学者项目来实验室交流工作的实践,为我国海洋强国战略和“一带一路”政策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提供着开放式合作服务。

荒漠与绿洲生态国家重点实验室,凭借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独特地理优势,与周边国家联合开展生态环境研究,共筑“一带一路”建设的中亚绿洲。

国家重点实验室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自身优势,深化科技合作,有利于提升国际合作层次,发挥创新优势,推动由过去传统产业“优势产能”合作向科技“新产能”合作转变。

30多年砥砺前行,国家重点实验室走过了最初的迷茫、人员的紧缺、物质基础的匮乏,迎来了科技创新空前活跃的时代,我国科技实力发生了突破性转变,重大原创性成果不断涌现,部分领域实现领跑,但与全面加强基础科学研究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要求相比,还存在重大原创性成果缺乏、世界一流领军科学家不足、管理体制机制亟待深化等问题。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重构全球创新版图,世界主要发达国家普遍强化基础研究战略部署,科技竞争不断向基础研究前移。《关于加强国家重点实验室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到2020年,我国国家重点实验室总量将保持在700个左右。其中,学科国家重点实验室保持在300个左右,企业国家重点实验室保持在270个左右,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保持在70个左右。这对我国基础科学研究来说,是更高的要求,也是更大的发展机会,未来国家重点实验室“升级版”,必将在建设世界科技强国中发挥重要作用。

 

(本文原载于《前沿科学》2018年第2期)


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三里河路一号西苑饭店九号楼

邮箱:mxh@htrdc.com

版权所有:科技部高技术研究发展中心

中国产业信息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1681号